凯特·米德尔顿失恋后很多凯特模仿者也失业了(组图)

几个月前,我和丈夫迪安在哈罗斯(百货公司)闲逛的时候,无意中听到有人指着我问:“那个是凯特·米德尔顿吗?”刚开始的时候,我仅仅是觉得很有趣。当时我还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一整天的精力都用来照顾孩子。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越想越觉得这事情是有可能的。我跟凯特都有着同样的头发、同样的骨骼,而且我的外貌跟她长得挺像的。

因为迪安已经从事模仿行业多年的缘故,所以我很清楚当一名模仿明星是一个非常赚钱的工作,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迪安跟很多经纪公司签了约,他让我跟其中一家经纪公司签了约,并且给了我很多建议和提示。

他告诉我,最关键的在于要去做研究,并且尽量去了解自己所模仿的那个明星。因此,我认真阅读了很多杂志,例如《Hello》,上面就经常报道凯特的事,然后,我就尽量去拷贝她的“外貌”。

她是HighStreet服装的忠实粉丝,而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我的意思是说,我能够通过买跟她完全一样大小的衣服来模仿她。我自己买了一条她在25岁生日那天所穿的那条单色连衣裙,然后又在她最喜欢的福勒姆路的凯瑟琳·胡克店买了几套衣服。

我还尽量去模仿她的口音。我觉得她的口音应该带点她的家乡音调,尽管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听过她说话时的语气和语调。因此,当我把自己当作是凯特的时候,我的艾塞克斯口音没了。我会以一种非常友善又礼貌的音调说话。

当我听到她跟威廉分手的消息后,你可以想象得出我是多么烦躁不安。理所当然,我为他们的分手感到难过,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模仿生涯如此短暂,我也不会感到那么失望。

我已经出席过一些社团的活动以及一些私人舞会,他们都给了我很好的报酬,通常是每次400英镑。但现在,我不但不能再靠模仿赚钱,更关键的是,因为早前购买了跟凯特相似的衣服,我花掉了很多钱,现在,我的钱包都是空的了。

现在,我所希望的是,希望他们能够破镜重圆,重归于好,或者是,她能够重新再找到另外一个贵族男友,或者是继续成为媒体的焦点。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扮演凯特的角色。

我对凯特的第一印象是,她是一个非常自然、一点都不做作的人。她似乎从来都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在她的外貌上。就算她会花很多时间去化妆,我也很喜欢她。

她的衣着风格相当符合英国上流社会的时髦,尽管她看起来相当保守,就像那些在牛津或者剑桥读书的书呆子的穿着风格。

她在穿着上确实非常保守,而且她所穿的衣服让她看起来比本身的年龄还要成熟。但是,她似乎很适合这种形象,而且,或许她已经找到了一种她会继续下去的风格。

我一般都穿得跟凯特不一样。我更喜欢FortiesandFifties的服装,并且喜欢穿复古的衣服。

我并不挑名牌或者是HighStreet品牌的衣服来穿———我穿不起名牌,而且我喜欢穿一些你在HighStreet找不到的很有个性的衣服。随着凯特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我开始模仿她。

我职业生涯的未来之门关闭了,为此,我真的很伤心。我很清楚,当我模仿凯特的时候,我可以赚到一笔很丰厚的收入,但是我必须面对。收入丰富是一方面,我模仿凯特的第二个原因是为了我参加的聚会、我所遇到的人以及我觉得自己需要提升表演技巧。

威廉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现在的他根本还不想考虑结婚的事情。他还喜欢过每天去酒吧喝醉玩乐、与美女共舞的日子。我并不会责备他,但是对于他来说,跟凯特分手,恢复单身生活,或许是件好事。

我曾经是一名模特儿,而且我非常喜欢模特这份工作,但是,模仿名人的生活却往往充满惊喜———旅游、金钱,最美好的莫过于每天都当一名王室成员,并且享受着贵族般的生活。

在他们俩还没宣布分手之前,我靠模仿凯特拍摄照片赚了一笔。而我是如此的悲伤,因为我的职业生涯这么短暂就被迫夭折了。

我第一次认识凯特是从一本杂志上看到她的。当时,她刚从Topshop购物出来,身上穿着一条连衣裙。我印象中的她是如此的冷酷———她将要跟一个王子———国家未来的国王出席公众场合,但是,这似乎对她毫无影响。她似乎拥有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

但是,这个周末,我为她感到十分难过。当你跟男朋友分手了,就算是全世界的报纸没有守在你的门口,本身分手已经是一件够难过的事情了。或许,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听到凯特跟威廉分手的消息后完全不觉得意外的人。当他们的关系破裂之后,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罢了。如果你问我的话,我会说,她是一个幸运的逃生者。

她说:对我本人来说,成为一名凯特模仿者只是为了好玩,同时可以为我新的阅历铺路。

三、四年前凯特开始被媒体曝光的时候,有人说我跟她长得很像。我也留着一头又长又黑的头发,也有干净又白皙的脸蛋。在日常生活中,我的穿着也跟凯特相仿———我经常穿HighStreet的时髦长裙、靴子以及紧身衣,而且我也喜欢戴帽子。当然,我并不会像她那样经常有机会穿这种风格的衣服,因为我不需要像她那样经常出席正式的场面。

是我的一个朋友鼓励我去当一名模仿者的。她推荐我跟一家经纪公司联系,然后他们就马上跟我签约了。后来,我遇到了艾里森·杰克逊,他专门为电视台制作一些冒牌的名人节目。我真得非常希望我能够进军电视界。

可是现在,一切都破灭了。我父亲在周末早上发了条短信给我,说威廉和凯特已经分手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在这个时间来说分手,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当我打开收音机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真的。

这实在令我太沮丧了。我原本还计划好了要出国旅游,并且还打算再赚点外快———本来还打算以“凯特”的身份出席一些场合,每次大概可以赚几百英镑。

伍尔沃思公司花费了数月时间开发一些关于凯特和威廉大婚的纪念品。这家百货公司估计会因此损失总价值约1000万英镑。现在,公司的保险箱就像“给人敲了一个大洞一样”。

关于凯特的纪录片《另一个戴安娜?》原计划5月7日在英国星空一台播放,然而,随着两人恋情结束,这部纪录片将会永远胎死腹中(据闻星空一台将会在不久的将来使用某部分的片断)。赌徒:威廉·希尔原本还打算向那些支持这对情侣将会步入教堂的赌徒们支付5万英镑。现在,关于“这对情侣能够破镜重圆和结婚”的赔率是10比1,威廉将会跟另外一位“平民”结婚的赔率是5比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